节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流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60亩早稻秧苗莫名枯死

发布时间:2020-03-02 11:19:43 阅读: 来源:节流阀厂家

260亩早稻秧苗莫名枯死

是气候、水温的原因,还是灭螺药物导致?

技术人员难作判断镇村两级联手指导复耕,将损失降至最低

植保人员指导复种秧苗管理。

复耕的一季稻已长了出来。

□记者 朱淳兵 文/摄

核心提示

今年,上饶市鄱阳县饶丰镇种田能手钱得春邀集亲友来到瑞昌市高丰镇铺头村,从当地种植大户彭玉明手中转包了260亩水田种双季稻。没想到,一开始便遭遇秧苗枯死的变故,前期数万元的投入血本无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变故

260亩早稻秧苗莫名枯死

4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在瑞昌市高丰镇铺头村承包了260多亩水田的钱得春,一大早便来到自己直播的260亩水稻田边,想看看这片水稻的长势如何,让他想不到的是,原本一片泛绿的直播水稻秧苗,开始大面积泛黄。没过两天,钱得春发现泛黄的稻田面积越来越大,之前泛黄的秧苗则已枯死。这是怎么回事?钱得春百思不得其解。

钱得春是上饶市鄱阳县饶丰镇有名的种田能手。因为听说大面积种植水稻能挣钱,今年3月28日,钱得春和另外7家亲友来到瑞昌高丰镇铺头村,从当地种田大户彭玉明手中转包了260亩水田,采用了直播的方式,亲手撒上了早稻种子。一个星期后,种子开始发芽,长势良好,很快就呈现出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原本指望能有个好收成,没想到这个希望很快成了泡影!说起这话时,钱得春显得有些沮丧,刚发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以为是种子出现了问题,便准备另购种子补种。然而,我很快就放弃了补种的想法。因为260亩早稻秧苗全部出现了变色发黄和枯死现象。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和亲友们都慌了。

260亩早稻秧苗,种子、化肥、翻耕等,前期的投入就达5万元。秧苗全部枯死,意味着5万元的前期投入打了水漂。心急之下,钱得春赶紧给瑞昌市植保站打电话,请求调查秧苗枯死的原因。

怀疑

矛头一度指向灭螺施药

260亩早稻秧苗全部莫名枯死,对于以种水稻为生的农民来说,不是小事。4月18日上午,得知情况的瑞昌市植保站工作人员来到钱得春和其亲友承包的水田,进行实地调查。

铺头村村支书李建生告诉记者,对于钱得春260亩秧苗枯死一事,可能有多方面的因素。一是因为铺头村地处山村,阳光不充分,历来只种一季稻,而钱得春却种双季稻,早稻还是直播,气候不宜;二是这片水田灌溉的水,都是山沟的泉水,水温相对较低,也不宜种植早稻,更何况是直播;三是在秧苗枯死前不久,上游沟渠进行了灭螺,也可能是受到药物的影响。

采访中,钱得春出示了一张盖有瑞昌市农业局公章的调查报告。调查报告显示,植保站工作人员发现,秧苗褪色明显,低洼处死苗烂芽明显,高处出现零星死苗烂芽,沟渠内有部分杂草变色。到底是气候、温度的原因,还是灭螺药物所致,我说不出具体的答案。植保站站长范劲松对记者说。

当地村民称,4月11日至14日左右,该镇在钱得春所承包水田的区域,进行了灭螺施药。记者在负责灭螺施药的高丰镇老年协会了解到,具体施药的是洪下村老年协会,使用的是百草枯和草甘膦混合剂。4月16日至18日,再次施了草甘膦单剂。钱得春怀疑灭螺人员没有做好预防措施,让受了百草枯和草甘膦污染的水流进了稻田。

说明

血防站称往年灭螺没有出现过同类现象

对于钱得春的怀疑,高丰镇老年协会方面予以了否认,并坚称施药过程中没有造成水污染。事实上,事情发生不久,钱得春就把此事向瑞昌市血吸虫病防治站作了反映。分管灭螺工作的副站长周庆圣表示,高丰镇老年协会的灭螺施药过程中确实存在不规范的地方。因为施药过程中,对沟渠里的杂草只能用镰刀割,而不能直接施用百草枯和草甘膦。

瑞昌市血吸虫病防治站站长许进军告诉记者,高丰灭螺,主要由当地村民实施,灭螺药物则由血防站提供,主要用于防治血吸虫病。此事发生后,站里曾经组织人员到当地调查,认为与灭螺药物没有多大的关联。根据调查,当地村民使用的灭螺药物剂量并不大,施药时,都是把沟渠的水放干后实施;再说,那一带每年都要灭螺,为什么往年没有发生这种现象呢?许进军说。

补救

相关部门帮忙,受灾农田得到复耕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不能怨天尤人,得抓紧时间进行复耕,或改种其他农作物,要把损失降到最低。在了解到钱得春的农田遭遇变故后,高丰镇分管农业的人大主席徐达春提出建议。

随后,徐达春组织农技人员以及铺头村的干部多次来到钱得春承包的农田进行指导,并协助组织人力将受灾的农田全部进行复耕,改种一季稻。农技人员还从种子选购、种子直播以及秧苗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技术指导。

在钱得春承包的农田旁,记者看到,原先枯死的秧苗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片绿油油的秧苗,镇、村农技人员奔忙在田间地头。幸亏有镇、村干部的指导,这大片受灾农田得到及时复耕,现在又是一片绿油油了!

尽管前期遭到了损失,但现在好了,受灾农田得到及时复耕,只要管理跟得上,一季稻要比早、晚稻高产,这样一来,损失也算是降到了最低!高丰镇党委委员兼武装部长柯元庆告诉记者。

我是一个外乡人,到这里承包农田,而且得到了镇、村两级的帮忙,及时将受灾农田进行复耕。下一步,我一定会搞好后期的田间管理,力争一个好收成!钱得春充满信心地告诉记者。

成都医科医院

郑州西京白癜风医院

南宁首大白癜风医院

北京西尔口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