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流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节流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荆州幼师杀死3岁幼女后自杀 称为减轻女儿痛苦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9:45:59 阅读: 来源:节流阀厂家

荆州幼师杀死3岁幼女后自杀 称为减轻女儿痛苦

对话背景

近日,荆门“杀子母亲”被武汉市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刘琴的家人为其聘请了湖北炽升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敏和徐善勤为其辩护。在了解了整个案情,并多次会见刘琴后,两位律师称,他们有了初步判断。

三个月前的4月25日凌晨,在武汉协和医院大楼里发生一起血案。荆门幼师刘琴杀死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高慧子。

此前一天的晚上,协和医院医生连续手术几个小时,最终未能保住高慧子被电梯绞断的手。

在杀死3岁的女儿后,刘琴挥刀自杀,刀伤遍及颈部和手腕。最终,她被抢救脱险。

对 话

4月15日凌晨,协和医院的楼梯间内,一位年轻的妈妈亲手杀死了自己不满3岁的女儿。

面对女儿可能会残疾的右手,她选择了这种决绝得近乎残忍的方式。她说,她所做的一切,只为“减轻孩子的痛苦”。

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她完成了买刀和杀女的全过程。

是什么导致她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在那几个小时里,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案发后三个月里,本报记者一直试图采访刘琴。但是,身在看守所中的她,除了其辩护律师外,其他人无法会见。

记者将问题提供给律师,律师在多次会见刘琴后,完成了整个对话。

起初,刘琴对任何话题均不愿多谈。“但当我们准备离开时,她又提出想多聊聊。”律师杨敏描述,刘琴话不多,但固执。

对于提问,她总是游走在自己固有的思路上,断断续续地多次重复着“女儿很痛苦”。

如今的她,还算平静,只是提到女儿和父母时,她会轻声抽泣。几个月后,与当初的决绝不同,她有了很强的求生欲望。

即便如此,她仍然认为,自己杀死女儿“只是为了减轻她的痛苦”。

在徐善勤律师看来,刘琴内向,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在看守所中的这段时间里,她从未向同监室的任何人提及自己的经历。

现在最挂念父母

“现在我最挂念的人是我的父母。他们这么大年纪了,而且,身体不好,只有我一个孩子。

长江商报:你伤在哪个部位,现在的伤情怎样?

刘琴:脖子和双手手腕都伤得比较严重。之前,在协和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治疗了一段时间,情况稍好后,才转到看守所来。

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特别是手腕,仍然不能用力。但是,我的伤情不想让我父母知道,怕他们担心。

长江商报:这几个月在看守所都做些什么?

刘琴:除了养伤之外,更多的时间都是在学习。看守所里有很多书,特别是关于法律方面的书籍。我仔细看了与自己的罪名有关的法律书籍,对我可能会受到的刑罚有了基本了解。

长江商报:出事后,我去你的荆门老家见过你的父母,他们都对你很担心。你现在最挂念的是什么?

刘琴:我最挂念的人还是我的父母。他们这么大年纪了,而且,身体不好,只有我一个孩子。他们一生的希望都在我一个人身上。我现在却成了这个样子,没有办法照顾他们,还得让他们为我操心。

长江商报:你的父母、丈夫以及婆家人都原谅了你,写材料向法官求情,也为你请了律师,想尽办法希望你得到轻判。

刘琴:我对不起父母和公婆,我不值得他们替我这样做。我只想这个事情能尽快了结,早点给我一个判决结果。

长江商报:知道自己可能会受到怎样的刑罚吗?

刘琴:我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判得很重,毕竟,是我自己亲手杀死了女儿。但是,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法院能判我十年以内。现在,孩子没有了,我只希望我的父母能好好的。

等我出狱后,我要好好照顾他们。

长江商报:已经三个月过去了,会反思自己当时的做法吗?

刘琴:不知道。我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能活到现在。

女儿太痛苦了

“在女儿送到武汉时,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只是等待一个手术的结果。我是为了减轻她的痛苦。”

长江商报:4月25日早上,事发当时,是什么让你对女儿和自己做出如此决绝的行为?

刘琴:我太爱我的女儿了。当时看着女儿痛苦的样子,我根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长江商报:你是否想过女儿高慧子的想法?连死都不怕了,你还担心什么呢?

刘琴:她太痛苦了,这个我知道。与其让她痛苦地活着,死,或许是一种解脱。

长江商报:她可能会残疾,但是,对她这么小的孩子来说,死,意味着什么,她知道吗?

刘琴:当天晚上,手术完了之后,医生说孩子的手没救了,而且,以后还要做多次手术,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残疾。对她来讲,太痛苦了。

长江商报:为什么会采取这么残忍的方式?刀是哪里来的?

[1][2]

公司庆典活动

文化活动策划方案

大型活动公司